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蔡葵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灵秀之美——蔡葵人物画解读

2012-01-05 10:59:1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浅 山
A-A+

  蔡葵,安徽安庆人。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1990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术创作院专职画家。

  蔡葵是才情出色、根基扎实的画家。所谓“根基扎实”,指三个方面的基础:一曰对中国画的认知,二曰笔墨功底,三曰聪明悟性好。

  我认识蔡葵多年,知道他出生书香门第。父亲蔡学愚是知识渊博的学者,在安庆博物馆从事文物考古工作、对楚汉文化研究很深、且有造诣。也是他的启蒙老师,他从小在父亲的指导下就临摹过不少宋元绘画。他在中学的时候,就画得非常好,安徽省里搞展览还得过奖。后来到部队,在部队里画电影海报,从事宣传工作。他说、部队的条件相对好,可以看到很多资料,而且战友们都很朴实,都愿意当模特让我画速写,所以不管到哪,速写本都不离手,在基层部队呆了几年,画的速写有几麻袋。这给他己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后来有机会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深造,在此接受了系统的专业训练。上学时他的创作成绩一直很好,人称“获奖专业户”可能得宜于他长久写生训练、描绘的东西都是生活中来的,表现的那些人物的动作和表情都非常鲜活生动。

  中国画历史久远,有深厚的文化背景、独特的表现形式,对它缺乏应有的认知,就无法悟其真谛,辨其优劣,登其堂奥。由于20世纪美术院校采取西方教学模式,中国画教学对自身的认知问题始终被漠视,熟悉画史与画论,学中国画而不理解中国画的现象十分普遍。这种认知的不足带来了严重后果:盲目以西画观念代替中国画观念,常常以粗暴的态度对待中国画传统,鉴赏力贫乏,没有充分的自信。当然也有例外,最突出者便是以潘天寿、陆俨少、蒋兆和、黄胄等为中坚的学院派中国画教学。他们培养的几代人,从周思聪刘大为田黎明何家英,对中国画的认知就大所不同。更年轻的蔡葵他们这一代,也继承了这一传统。但对中国画的表现又有了新的诠释。我与蔡葵作过深入探讨,对他的思考颇有印象。他认为中国绘画是传统文化——包括文学、历史、哲学等方面——所滋养出来的,具有很强的文化性和民族性。中国画的发展有起伏是难免的,不认为中国画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已经穷途末路了,发展空间很大。

  在中国画近百年的发展过程中,一直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生存观念,其一、以固守传统为代表的“复古继承派”;其二、以在传统技法基础上进行局部变化为代表的“延续‘意象’派”;其三、以“中西结合”为代表的“结合派”。

  持有“复古继承派”观念的中国画家多以保护国粹、弘扬古法为宗旨,以继承传统,继承某家、某派者居多。固守旧法,不再创新,充其量是个画匠,不可能在艺术上取得大的成就。所谓传统不是绝对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持“延续‘意象’派”观念对中国画进行再创新的画家,是在延续了近千年的中国画“意象”表现形式的夹缝中挣扎的画家,但时至今日,对于中国画“意象”思维的执著,已经很难再在技法上有什么新的创新与突破;然而像潘天寿、黄宾虹这些画家,他们在集中国画技法之大成时,又创造出新的艺术理论与新的表现技法,实在难能可贵。其实,自清末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后就有画家响应之,可见所谓“中西结合”的理念,在中国20世纪初就有了萌芽。蔡葵也是持“中西结合”观点的画家。

  我们把蔡葵作品分为两个阶段,早在八十年代初,还在部队当兵的他就因为发表于《解放军报》的大量部队生活速写而引人注目。在军艺上学期间,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特别是工笔山水画《苏醒》获当代全国工笔山水画大展金奖,他的另一件作品《古道情思》获丝绸之路全国美展银奖,让众人难以忘怀。他认为对生活的感悟、对美的表现永远是艺术创作的第一要素。

  90年前为第一阶段,“大多表现部队生活”,“是艺术与技术的磨合期,从线描到传统笔墨”2000年至今为第二阶段,“主要以都市人生活为题材,表现多为女性,捕捉现代人的气息”, 力求通过当代都市题材的绘画,来纯化艺术语境,强调作品中的文化针对性,;表现都市人的情感,那些写在他们脸上和身体上的喜怒哀乐、,力求表达现代人的精神诉求。在画面的处理中追求平实宁静,以恬淡的语言定格美丽的记忆。表现的景色也是幻想的,气息是清雅的。画法与风格,可以看到紧密、松秀、清幽、浓厚的变化,并非摹仿他人,不同于流行样式。

  以色墨相融的表现方法,集中体现在《守望》、《浮云系列》中。他以现代女性为表现主体,采用对笔墨构成的方式,表达一种人类向往平静、安宁祥和的期望、这一阶段,也有少数作品如《祥云》、《走出西部》等空灵厚实,讲究结构性,但与真实景象有很大距离,生拙枯涩,精神气息与第一阶段反差较大。

  追求真诚,表现美是美术作品当代意义所在。它的时代光彩和艺术魅力就在于它彰显着人性力量和审美取向。它创造了真诚的美学高度和淳朴的境界。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都市化进程的加快,人的欲望不断膨胀,生存环境日益恶化,人的精神世界正在日益走向扭曲和空虚,人的审美情趣正走向低俗,这样的现实,正需要具有历史崇高感和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来倡导我们再一次重温人性的温情和生命的存在意义。

  成功的画家重视写生到角色的提炼,从李可染到蒋兆和、黄胄成功的秘诀,在于他们对中西绘画都有较深刻的理解,兼能中西画法,有相当好的笔墨功底。但是,他的众多追随者却相对逊色,鲜有获“出蓝”之誉的人物。这是为什么呢?那原因,是追随者们虽有造型能力,却弱于笔墨功底和对绘画表现的悟性,深受写实观念束缚。蔡葵在这方面有他独特之处,他较大强调笔墨形式的独立性,更重视个人表现的自由。因为笔墨功底好,他没有拘于“写生状态”,没有那种连环画式的叙述性,没有丢失中国人物画所特有的诗情画意和笔墨趣味。他像黄胄那样根据对象的特征探索创造新的画法,又吸收克里莫特、得加、莫奈等人的光影结构造型,在不影响生动描绘的同时保持笔墨的独立韵味。笔法更多,风格更趋精致。更突出水墨情致,透显出其清隽、秀逸的气质,作品的精神是开拓性的,画面完整唯美,气息清澈。因此,我们从中看到,其实传统文化一贯体现的是笔情墨趣、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与人生观。

  蔡葵在艺术的表现上总是”推陈出新”不断吸取、 “是一个精神完美者”,“他以现代的构成原理为依托,以完全的个性语言寻求一派清澈苦涩的意境,是水墨现代化的开拓者”,他是一个中国画的革新者,他的每个绘画阶段持续表达了他变革中国画的愿望和意志。中国画的变革还有许多路要走,似乎没有终点,他的这一阶段也许只是下一阶段的酝酿,一个内心丰富的艺术家一生都会处于波澜起伏的状态,

  在当代中国水墨艺术依然没有完全确立一个如同传统那样可以依靠的坚固的标准体系时,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艺术家各自在进行着自身的探索,致使艺术面貌多元化,水墨艺术的生命力不断绽放。当代画家都在倾力发掘、勇于探索、卓越实践。欣喜我们从蔡葵的作品中看到了当代人所期待的精神诉求,清静幽雅的心灵感悟,正大气象的直观表现,看到了水墨艺术的新境界。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蔡葵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